军事训练|沙场对决结果取决于校场练兵效果

图片 1

  原标题:全军首支AIP潜艇部队的战斗力报告,请查收!

仲夏时节,航行在某海域的“蓝军”舰艇编队不断变换反潜阵型,规避潜艇袭击。
静默悬停,微速机动……借着洋流、温跃层的掩护,海军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潜艇如同大洋中的“魅影杀手”,悄无声息地撕破“敌”阵,以雷霆之势“重创”“蓝军”水面舰艇编队。
作为全军首支AIP潜艇部队,该潜艇支队勇当挺进深蓝、鏖战大洋的先锋,先后有效破解某型鱼雷攻击低速目标、定点布设某型水雷等多项潜艇作战难题,圆满完成首型潜艇极限深潜、多型武器成功实射、战备巡逻远航等重大演训活动,创造常规潜艇远航距离最远、极限深潜深度最大、边界条件下击沉实体靶船等多项海军纪录。

如何使一支军队充分释放其战斗潜能,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战斗力?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在平时训练中多些“逼到绝境、难到极致”的考验。

  来自大洋深处的战斗力报告

图片 2

前段时间,某部官兵参加“苏沃洛夫突击”国际军事竞赛,面对装备、规则均于我不利的局面,不畏强敌、奋勇拼搏,实现了某型步战车射击技能、驾驶技能、装备性能等6个方面突破,在装备比对手落后一代的情况下夺得了优异成绩。究其原因,参赛官兵坦言,在备战训练时,他们就不断挑战人员和装备极限,高强度的极限练兵使他们蓄足了走上国际赛场的底气。

  ——全军首支AIP潜艇部队提升打胜仗能力纪实

从“拿敌练兵”到“寻敌练兵”

军事训练规律告诉我们,沙场对决的结果,取决于校场练兵的效果。平时不练就“高敌一环、远敌一米、快敌一秒、胜敌一招”的本领,战时就难以稳操胜券。唯有用最苛刻的条件逼出所有影响制胜能力的问题并予以解决,才能在未来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代宗锋、宛敏武、吴登峰

这是一次无脚本的演练——随机抽点一艘潜艇,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指定海区。
艇长叶晋紧急召集艇员、紧急装载,提前2小时抵达指定海区,随即展开课目训练。然而正当训练开展得如火如荼时,他们又临时奉命开赴另一海区参加实兵对抗演练。
让叶晋头疼的是,演练不预设机动航路、不明确海区就位点、不划定固定海域,且模拟攻击变成了实打操雷。换言之,就是只能靠他自己决策。
攻防几个回合,鱼雷如离弦之箭扑向对手,首发命中。自此,静音性能好、水下自持力高的AIP潜艇,成为被重点琢磨的对手。而支队“巧妙抵近”“主动示形、隐蔽攻击”等系列战术,也被水面舰艇部队视作经典战例,反复研究破解之道。
关键时刻的“一剑封喉”,源自平时无数次贴近实战的艰苦磨砺。
那年,支队某潜艇奉命出航,水下巡航时,突然发现强噪声信号,艇员们立即寻着噪音方向跟进,当即判断目标为“蓝军”大型水面舰艇。
他们巧妙运用战术悄悄抵近。抵近意味着被侦察!近点、再近点……官兵通过控制潜艇状态等一系列动作,悄无声息地在对方眼皮底下隐蔽蛰伏。这一切,对方毫无察觉。
大洋设阵、全程对抗,早已成为支队的常态。他们采取主动申请海区、潜艇交替出海、连续参演等方式,常态化设置难局、险局、危局等课目砥砺硬功。在一次次近似实战的较量中,支队数十套隐蔽战法得到检验,官兵打赢本领和必胜信心大幅提升,并迈开了从“拿敌练兵”到“寻敌练兵”的步伐。

以色列军队以擅长进行“地狱训练”而着称于世,其训练强度和难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。一位外国军事记者这样写道:“看得出来,训练的设计者对战争的残酷性已不抱任何幻想。在这里,千难万险构成了通向战争的魔区。”俄军的演习不仅追求逼真,还竭力提高对抗难度,一些演习规则对受训部队近乎“不讲理”,以此考验部队的忍受力和应变力。

  仲夏时节,航行在某海域的“蓝军”舰艇编队不断变换反潜阵型,规避潜艇袭击。

“训到大纲上限”和“训出装备极限”

只有一流的训练,才能换来一流的战斗力。当前,随着实战化训练的深入展开,向极限练兵要战斗力已成为全军上下的共识。无论是“跨越”“火力”等系列演习,还是“金头盔”“金飞镖”等比武竞赛,都强调与实际作战接轨,力求达到人员和武器装备的“临界值”。复杂的战场环境、强硬的作战对手、频繁的战斗转换,使官兵的生理极限、装备的性能极限、人与装备结合的战斗力极限得到了全面检验。然而,也有少数单位,总觉得训练难度强度大了,安全上就会出问题,于是在训练内容上避难就易,有所训有所不训;在训练时间上能躲就躲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;在训练标准上搞人为变通,倡导“点到为止”,甚至虚设敌情……时间一久,容易给官兵留下错误的战场印象,虽然保住了一时的“安全”,却把提升战斗力的大事耽搁了。

  静默悬停,微速机动……借着洋流、温跃层的掩护,海军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潜艇如同大洋中的“魅影杀手”,悄无声息地撕破“敌”阵,以雷霆之势“重创”“蓝军”水面舰艇编队。

作为东海当面的主战兵力、首战兵力、慑战兵力,支队“训到大纲上限、训出装备极限”,自提标准让航程距离越来越远、作战半径越拉越长、下潜深度越来越深,挑战装备安全临界值,挖掘装备和人员最大作战潜能。
“只有敢于挑战极限、抵御顽敌,才是真正聚焦实战。”支队长刘荣富说,“平时不练就‘高敌一环、远敌一米、快敌一秒’的本领,战时就难以稳操胜券。”
一次,某艇执行专项长航任务。艇长李明带领官兵长时间在深海大洋时而水下潜航、时而快速机动、时而隐蔽周旋,将巡航深度由以往40%提高到70%,水下训练时间由短时间断性航行向高强度连续性航行转变,把装备自给力逼到极限;全程不见阳光,后期没有蔬菜,身处高温、高湿、高噪的特殊工作环境,官兵极限化检验求胜意志,全面提升实战能力,创造出海军常规潜艇水下最大自持力纪录。
支队还以实战标准严抠细训,铁规立训,对训练不过关的官兵晋升上岗实行“一票否决”,使官兵自觉把“刀口”朝向自己,自我检讨、自我加压训练成为新常态。
一次全训考核,大洋深处两艘潜艇互为目标进行自由对抗。考核中艇长黄东海先后实射武器、使用声抗器材对抗来袭鱼雷,“背靠背”对抗8天,检验了实战攻防能力。虽然对抗结果受到上级认可,但黄东海演习归来的第一件事是展开检讨式复盘,梳理出组织协调、要素流程等多项不足。

勇于挑战极限,才能超越对手。之所以一些平时看起来练得很好、考核成绩也不错的训练课目,在复杂环境、真打实抗条件下却败下阵来,就是因为训练的难度和强度不够,没有把真实的战场环境“复制”到训练场。唯有在近似实战的压力下,以极限状态投入训练,方可砥砺打赢本领。实践证明,要使训练与实战一体化,就得采取超常的方法手段,将对抗条件设得令部队难以应对,将官兵陷于“死地”,才能“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”。

  作为全军首支AIP潜艇部队,该潜艇支队勇当挺进深蓝、鏖战大洋的先锋,先后有效破解某型鱼雷攻击低速目标、定点布设某型水雷等多项潜艇作战难题,圆满完成首型潜艇极限深潜、多型武器成功实射、战备巡逻远航等重大演训活动,创造常规潜艇远航距离最远、极限深潜深度最大、边界条件下击沉实体靶船等多项海军纪录。

从“训战分离”到“以战载训”

当然,战斗力生成有其内在规律,倡导极限训练并不是盲目加码、随意加大训练难度和强度,而应制定科学的训练计划,根据部队的自身特点和官兵的实际接受能力,按照由易到难、循序渐进的步骤施训。唯此,极限练兵才能收到应有的效果。

  从“拿敌练兵”到“寻敌练兵”

“只有勇于创新,才能实现战斗力的‘弯道超车’。”支队政委费建平说,支队从组训方式、考核标准、设置背景等方面进行改革创新,实现由训战分离向以战载训的跨越。
艇长张爱萍从初训到全训,均以潜舰机对抗方式组织实施,个人实际使用武器数量较之此前同类艇长增加了4倍,且使用武器方式由固定计划向自由对抗、由定向定速向变向变速等全方位转变,实射难度陡增。
“支队以全训艇的标准强化训练初训艇,我在初训时便多次指挥潜艇参加了中外联演,实现了‘训练艇’向‘打仗艇’升级。”艇长宋宏说,“支队还在全训考核中引入全隐蔽攻防项目,并定期请求上级协调先进的水面舰艇、战机,与之练对抗、练协同,提升指挥能力。”
支队充分发挥艇长、业务长、士官长作用,成立作战研究组、装备技术革新等“微创”小组,并与科研院所“结盟”,常态化开展群众性创新活动,集智攻关解决难题。
官兵们先后攻克了30多个新装备险难训练课目,查找和排除潜艇安全隐患数千条,取得近百项技术革新成果,解决了制约战斗力提升的“瓶颈”难题和装备设计缺陷,数项创新成果在潜艇部队推广使用,转化为战斗力。

  这是一次无脚本的演练——随机抽点一艘潜艇,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指定海区。

  艇长叶晋紧急召集艇员、紧急装载,提前2小时抵达指定海区,随即展开课目训练。然而正当训练开展得如火如荼时,他们又临时奉命开赴另一海区参加实兵对抗演练。

相关文章